紫光集团能否涅槃重生? ——期待以重组为契机诞生一家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半导体产业巨头

 

紫光集团在2019年一季度发行了两只境内债之后,不再发行新债,到2020年6月末,紫光集团紫光总负债2029亿元,其中814.28亿元是一年以内到期,占比51.97%,一年以上到期是752.63亿元,占比48.03%,随着债券陆续到期,2020年11月,紫光集团开始出现债券违约。

债务危机爆发8个月之后,紫光集团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2021年7月16日晚,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相关债权人对紫光集团的重整申请,并于当天向紫光集团送达了相关《民事裁定书》和《决定书》。

I.

紫光集团能否涅槃重生?

2021年1月起,紫光共吸引到20多家企业有意参与,经筛选形成一份14家企业的“长名单”,它们都是知名的龙头产业集团。从资产负债表上看,紫光集团的状况已经是非常差,而且紫光的实际经营情况也确实非常差。但为什么紫光集团重组这么有吸引力、吸引这些知名产业机构和财团纷纷参与重组竞标?

这还要从紫光集团资产的产业属性和具体产业单元质地来分析,紫光集团的核心资产就是长江存储、紫光展锐、紫光股份(新华三)、紫光国微和法国立联信(Linxens),是完整覆盖半导体从设计、制造到应用的全产业链的半导体集团。10年来紫光通过60余宗收购和投资、以高杠杆儿方式举债发展芯片和云网业务、形成了从“芯”到“云”的高科技产业生态链,进行从“芯”到“云”的全产业链布局。

 

 

紫光集团旗下紫光展锐、紫光国微、长江存储、新华三等公司的主要产品包括移动通信芯片、物联网芯片、存储芯片、智能安全芯片、计算机和网络基础架构及解决方案、云计算和大数据应用等。在保障国家信息安全、建立自主可控的信息技术底层架构和标准、实现国产替代等方面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紫光集团的芯片产业主要分布于基础硬件领域并关系到信息安全领域。在存储芯片领域,长江存储(3D NAND Flash)致力于解决我国存储芯片从无到有的问题,同时肩负着整个存储器产业链国产化的重任;在FPGA领域和安全芯片领域,紫光国微和紫光同创在关键技术、核心专利、高端人才能力方面承担着替代进口的重任。由于华为海思被打压,紫光展锐成为了移动通信SOC芯片领域国内唯一的拥有完整的产品专利、经过大量客户验证和经验丰富研发团队的企业,其规模仅次于高通和联发科,是全球第三大移动通信芯片企业。新华三最早是华为为了对抗思科,联手美国通信公司3Com成立的合资公司,专注于交换机和企业路由器市场,后来几易其主成为目前紫光集团控股的新华三,它一直保持着强劲实力,在企业级市场直接对标华为,在国产替代方面起着非常重要作用。

正是在2019-2020年左右,无论从国家支持力度上还是在关键技术(包括长江存储的关键工艺技术)突破上,中国的半导体产业开始了新一轮的爆发期,资本市场上半导体概念持续高涨,千亿市值的半导体公司纷纷出现。紫光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也在此期间开展了重大的资产重组,虽然被证监会否决,但市场知名度和热度却大大提升,所以紫光集团债务重组一开始几乎吸引了二十多家国内最知名的产业投资机构和财团积极参与紫光集团重组竞标。

参与竞标的机构中,比较知名的有广东恒健(广东国资)、北京电控(北京国资)、无锡产业发展集团(代表江苏省)、浙江省国资和阿里巴巴、北京智路建广(智路资本和建广资产联合体)、中国电子(央企)、武岳峰与上海国盛(上海国资)、张江集团等国内龙头产业机构和财团。

除广东恒健和阿里巴巴之外,北京电控(旗下核心面板龙头京东方、半导体设备龙头北方华创)、无锡产业发展集团(华虹、海力士华润微、长电科技等知名半导体企)、北京智路建广(融信联盟的投资平台,投资覆盖半导体全产业链)、中国电子(连续10年跻身《财富》世界五百强,业务范围涵盖从芯片到云的信息化系统全领域)、武岳峰(管理资产总额近200亿元的知名半导体投资机构)与上海国盛(上海国资)、张江集团(园区云集中芯国际及国内众多知名半导体公司)等机构已经代表了国内半导体领域的最有活力的和发展潜力的力量。

 

 

广东恒健和浙江阿里虽然在半导体领域进入较晚,但也可以通过这次重组带来快速扩大各自半导体领域版图、实现弯道超车的机会。

国有独资的广东恒健是广东省级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拟与粤民投等合作,或许希望通过参与紫光集团的重组,将紫光的工厂能够迁往广东,藉此快速布局半导体领域。

浙江阿里最感兴趣的资产应该是紫光集团持股46.45%的上市公司紫光股份。紫光股份持有国内ICT(信息与通信技术)企业新华三集团51%的股权。新华三集团最早是华为与美国网络公司3Com合资成立的公司,总部位于浙江杭州,该公司数次易主,现在是紫光股份与美国慧与(HPE)的合资公司,以杭州和北京为双总部,业务涵盖交换机、路由器、服务器、个人电脑、公有云等,不少产品是与华为同场竞争。紫光云业务涵盖17个国家部委级政务云、24个省级政务云、300余个地市区县政务云和200多个高校云,合并到阿里云之后,阿里云将追赶浪潮云、电信云和曙光云进入政务云的前三甲。

其他几家都是半导体领域的专业产业集团,重组紫光集团之后无疑会加强和提升自身在半导体领域的实力和竞争力。

II.

虽然各家机构出于不同的目的,对紫光集团重组有着不同的期许,但都不得不面临紫光集团几个核心业务难题:1、长江存储后续的巨额投资与经营;2、立联信技术能力不高,而市场占有率高的芯片粘联器业务也遇到发展瓶颈;3、紫光展锐人才流失严重,而且处于亏损状态;4、紫光同创FPGA巨额亏损;5、存储芯片、手机芯片、安全芯片各自孤军奋战无法协同;6、新疆燃气集团、诚泰财险、幸福人寿、云南曲靖曲银行、以及做“一对一”教育辅导的学大教育等与半导体产业不相关并且后续也无法协同的业务如何处理等。

 

 

已经投资数百亿美元的长江存储还处在产品量产的早期,如想与三星、铠侠、海力士、美光等竞争,需巨额投入,以提升产能和研发下一代产品。其扩产计划因紫光集团的债务问题而被迫推迟,7月12日美国参议员Bill Hagerty与众议员议员Michael McCaul还联名写信给美国商务部长Gina Raimondo,希望美国商务部将长江存储列入美国实体清单,以限制其发展。长江存储有超过80%的设备来自美国和日本,不少设备目前还难以替换。长江存储作为国内唯一大规模量产3D闪存的公司,长江存储在2019年初实现了32层3D NAND量产,首创Xtacking技术,并顺利研发出64层3D NAND,于2019年9月量产32GB TLC 3D NAND。64层闪存颗粒出货超3亿颗,128层QLC已经准备量产,TLC良率做到相当水准。2020年4月份,长江存储宣布推出128层堆栈的3D闪存,称128层QLC 3D闪存(X2-6070)是业内首款128层QLC规格3D NAND,且拥有已知型号产品中最高单位面积存储密度,最高I/O传输速度和最高单颗NAND闪存芯片容量。根据Tech Insights对长江存储的128层512Gb TLC闪存的拆解,证实了其存储密度达到了8.48GB/mm2,超过了三星的6.91GB/mm2、美光的7.76GB/mm2、SK海力士的8.13GB/mm2。按照计划,128层闪存应该在去年实现量产,但由于疫情等客观条件原因,最终在今年才开始量产。与国际水平相比,三星、SK海力士开始量产128层TLC闪存是在2019年,目前三星、SK海力士及西数、美光等公司已在量产176层到192层的闪存,与国际水平相比,在堆叠层数方面国产存储仍有一定差距,无论在技术先进性上、工艺成熟度、产品稳定性、制造成本、市场接受度等方面均应该市场化与国际接轨、向国际先进水平看齐,而不仅仅是在国内或集团市场,需要国际化的半导体专业经营管理团队,既要有耐心陪伴企业长久发展,又要有经营改进能力、市场化和国际化的融资能力,产业经营与资本运作双翼起飞,既要做到独立自主、不被国外技术卡脖子,又能参与国际竞争,形成一个具有国际竞争力、能够融入国际半导体产业链的存储产业龙头、直面三星、海力士、美光等巨头的竞争。

 

 

紫光展锐在合并展讯和锐迪科的过程中造成锐迪科团队流失,展锐与英特尔合作开发手机芯片失败(英特尔不仅未能打入手机市场,连手机基带业务也在2019年卖给了苹果公司),展锐后来引入大基金准备上市,但由于紫光集团重组控股权存在变动无法启动上市、同时由于之前动荡的历史给展锐团队对重组后的公司经营和团队自身前途带来隐忧、业务进一步发展受阻。

紫光同创FPGA技术产品均有突破、有相对于英特尔和赛灵思(Xilinx)的国产替代潜在机会,但也面临着展锐同样的问题,同长江存储一样还有后续发展资金的问题。

正因为紫光集团重组的难度和对半导体行业的影响等问题,所以2021年10月18 日七家投资人报名参与重组的广东恒健(广东国资)、北京电控(北京国资)、无锡产业发展集团(无锡国资)、浙江省国资和阿里巴巴、智路建广(智路资本和建广资产联合体)、中国电子(央企)、武岳峰与上海国盛(上海国资)等机构,经过一轮筛选有五家被挡在门外,据媒体报道,最后是由阿里巴巴和智路建广两家进入最后一轮竞标。

III.

那么参与最后竞标的阿里巴巴和智路建广究竟实力如何?紫光集团的重组需要什么样的重组方、能否藉此发力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半导体产业集团?下面我们做一下简要分析。

首先介绍一下阿里巴巴集团和智路建广,阿里巴巴是如雷贯耳、家喻户晓的互联网巨头,智路建广名气没有那么大,但也是半导体行业的隐形冠军。

阿里巴巴是中国最大、全球第二大的电子商务企业,阿里巴巴集团在互联网商业基础之上,逐步发展了多类业务,尤其在金融科技、物流仓储、办公软件和云计算领域建树颇丰。阿里巴巴主要分五大业务板块:电商、金融、云和大数据、物流、文化娱乐。

 

 

第一大业务板块:电商

阿里巴巴是中国电子商务行业绝对龙头,以淘宝、天猫为核心的电商业务是集团的主要收入来源,除此之外,还有1688、聚划算、一淘等,也是阿里巴巴电商领域里的产品。阿里巴巴近些年在不断发展更新淘宝生态圈业务,在自有电商平台的基础上,阿里巴巴还投资了苏宁、小红书、卡行天下,起到让电商业务做进一步延伸的作用。根据2022年前三季度的经营状况分析,核心电商 GMV yoy +8%、客户服务收入 yoy+8%。淘宝特价版、淘菜菜、本地生活等业务的投入 规模环比加大。

第二大业务板块:金融板块

2014年10月16日蚂蚁金融服务集团正式成立,简称“蚂蚁金服”。这家以蚂蚁命名的公司,自宣布成立起就明确要走平台化道路,希望“给世界带来微小而美好的改变”。

“金服”二字也显示蚂蚁金服不是一家传统的金融控股集团。“金服”二字重在服务,蚂蚁金服既服务广大“草根”消费者和小微企业,也会以开放的心态服务于金融机构,共同为未来社会的金融提供支撑。

蚂蚁金融服务集团自2013年开始筹建,旗下拥有支付宝、支付宝钱包、余额宝、招财宝、蚂蚁小贷及网商银行等业务板块。

阿里巴巴在金融领域还先后入股了不少金融公司,比如天弘基金、第一基金、中金虎嗅网等,拿下了多达数十个金融牌照。

阿里在金融领域的投资方向,慢慢从国内转到国外,在印度,阿里就投资了最大电商平台Paytm商城、食品配送平台Zomato等。截止到2019年,阿里在印度的投资额已经超过30亿美金。

第三大业务板块:阿里云、大数据

在互联网时代,阿里的大数据代表有阿里云,作为一家云计算及人工智能科技公司,阿里云致力于为客户提供云服务器、云数据库、云安全、云存储、企业应用及行业解决方案服务,是国内最大也是运营最健康的的云服务商。阿里巴巴在云计算业务板块以服务云生态为主,主推“一云多芯”发展战略。

阿里里巴巴是国内最早提出数据中台的企业,在2020云栖大会“阿里云数据中台”会场上,阿里云数据中台再提生态战略,将重点开放行业数据模型、数据化运营和数字化转型咨询等三大领域市场合作,同时联合生态伙伴共同发布了近20个聚焦细分场景的数据模型、产品及解决方案白皮书。目前阿里云数据中台解决方案既包括通用数据中台解决方案,也包括“零售”、“金融”、“政务”和“互联网企业”四大行业属性的解决方案。数据中台是企业数智化的新基建,阿里巴巴认为数据中台是集方法论、工具、组织于一体的,“快”、“准”、“全”、“统”、“通”的智能大数据体系。

第四大业务板块:智慧物流

2013年5月28日,阿里、顺丰、三通一达(申通、圆通、中通、韵达)等共同组建“菜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股权结构中,天猫投资21.5亿,占股43%;圆通、顺丰、申通、韵达、中通各出资5000万,占股1%。

2017年9月26日,阿里巴巴宣布,为进一步推进新零售战略,将增持旗下菜鸟网络的股份,并将在已投入数百亿元的基础上,未来五年继续投入1000亿元。

2018年7月,菜鸟再次布局同城配送领域,宣布以众包业务和其他业务资源及2.9亿美元战略投资即时物流平台点我达,成为其控股股东。

在阿里巴巴集团内部,定位于数据化分析、追踪的物流宝的代号是“天网”,而涉足实体仓储投资的菜鸟网络是“地网”。

从阿里2008年投资百世快递开始,包括通过菜鸟网络和云锋基金,共投资了超20家物流公司,包括了网络快递、仓干配、即时配送等类型企业,投资的物流企业总规模差不多是国内一半。

第五大业务板块:文化娱乐

阿里大文娱于2016年10月31日正式筹建。其前身为阿里巴巴集团于2016年6月15日宣布成立的阿里巴巴集团大文化娱乐板块。作为阿里巴巴集团“快乐+健康”战略中“快乐”产业的载体之一,阿里大文娱承担着阿里巴巴集团在未来十年乃至更久时间内的重要战略落地的使命。站在文娱产业角度,阿里大文娱的使命是赋能于外,利用互联网技术的不断迭代创新,推动人们释放想象力、解放生产力,同时让文娱产业的从业者获得应有的回报和尊严,打造文娱产业的持续竞争力。阿里大文娱打造文娱产业新基础设施,将从4个层面—用户触达新基础设施、技术新基础设施、商业新基础设施以及人才成长新基础设施,赋能文娱产业链上下游各环节,推动文娱产业向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升级。阿里大文娱依托优酷、UC两大用户平台引擎,以及阿里影业、阿里音乐、阿里文学、阿里游戏、大麦网等多个垂直业务纵队,形成大文娱生态体系内的一张矩阵联动网络,为行业创造更多价值,为用户提供更好体验。阿里还投资恒大淘宝俱乐部、华谊兄弟、华数传媒和虾米音乐等。

虽然没有在阿里巴巴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中披露,但基于服务于阿里巴巴集团整体发展和宣传需要,阿里巴巴将20多家媒体纳入麾下或战略入股。

阿里巴巴的布局已遍布人们衣食住行等生活的方方面面,无怪乎阿里巴巴有着“阿里帝国”之称。

阿里巴巴从2017年开始进入芯片领域,目前集中在芯片设计。芯片业务归属在阿里云。

2017年,云栖大会上,阿里成立达摩研究院,开展芯片技术研发。

 

 

2018年云栖大会上,阿里宣布成立平头哥半导体公司,进军芯片领域。接着,阿里集团为财务投资人先后出手参股了多家芯片企业。三年下来,以云栖大会发布的产品信息来观察,阿里巴巴在芯片设计领域取得不错进展。2019年7月云栖大会上,平头哥发布玄铁910。2019年云栖大会上又发布了阿里自研第一颗芯片含光800,硬件层面采用阿里自研芯片架构,软件层面则集成了阿里先进算法,可实现大网络模型在一颗NPU上完成计算。2021年10月云栖大会上,平头哥的自研ARM架构云芯片倚天710正式发布,这是阿里第一颗为云而设计的CPU芯片,标志阿里云“一云多芯”战略取得良好开局。不过,阿里云智能总裁、达摩院院长张建锋在2021年云栖大会上表示,倚天710这款芯片不出售,主要是阿里云自用。

再来看一下另一家竞标者智路建广联合体。

智路资本和建广资产是中关村融信金融信息化产业联盟(以下简称“融信产业联盟”)的两大核心投资机构。建广资产,主要聚焦大型半导体、智能制造、移动通讯等拥有核心技术的控股型收购;智路资本的团队则更加国际化,投资硬科技和万物互联、智慧城市等与应用层面结合紧密的中大型成长期企业,已先后完成多个中大型控股或并购型投资。2015年至今,中国半导体及硬科技大型并购合作达到几十亿甚至过百亿人民币的项目有近30个,而建广资产和智路资本主导了其中超过一半的交易,覆盖芯片设计、制造和封装测试、材料、应用等的集成电路全产业链生态,并在环渤海、长三角、大湾区建立了多个产业基地,在全球多地设有研发中心和业务中心,通过很强的全球资源配置能力和投后整合运营效率,形成了半导体产业航母群。

 

 

融信产业联盟以建广资产、智路资本和广大汇通三大投资机构为主体,重点投资SMART 领域(S=Semiconductors半导体产业链,M=Mobile移动技术, A=Automotive汽车电子, R=Robotic/Intelligent Manufacturing 智能制造, T=IoT 物联网),深度布局半导体全产业链。联盟会员单位超200家,涵盖汽车电子、移动通讯、物联网、高清显示、设备、高端装备及新材料,联盟成员包括:如北方华创(半导体设备龙头企业)、长电科技(半导体封测龙头企业)、北京君正(半导体设计龙头)、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龙头企业)、高通无线通信技术(中国)有限公司(国际通芯芯片龙头)、安森美半导体(国际知名半导体企业)、恩智浦、工业富联、日月光(国际封测龙头)等。

智路资本和建广资产通常的做法在某一方向投资核心企业,之后再围绕其上下游进行布局,采用收购、合资与合作等多种形式打造产业生态体系。下面介绍一下智路资本和建广资产2015年以来通过以上方式如何一步步发展成包括芯片设计、制造、封装、测试、材料和应用等领域的半导体产业集团,从公开信息上收集到的资料分析出智路建广联合体如何打造出的完整的半导体产业群。

智路建广联合体下属企业也是分五个主要业务板块:

一、芯片设计、IP和软件板块:

2015年,在收购恩智浦射频功放业务后与恩智浦合资成立安谱隆半导体,其在射频功率半导体行业的市场占有率为19.6%,全球排名第二。

2016年,建广资产投资了国内领先的图像传感器芯片设计企业思比科半导体,帮助企业快速成长,并于2019年与豪威科技一起并入产业联盟理事单位上市公司韦尔半导体,获得9倍投资回报。

 

 

2017年,智路资本、建广资产与美国高通、大唐电信成立合资公司——瓴盛科技(JLQ)。瓴盛科技主打移动通信芯片和物联网芯片,已有多款芯片推出,并获得了小米集团的战略投资。

2019年,智路建广联合体还投资了最大的手机ODM厂商华勤和闻泰科技。

2020年 投资了北美一家半导体IP公司,并于2021年成功上市,为智路资本创造了数倍的投资回报。用户包括三星、英特尔、苹果、台积电等世界领军企业。

2021年,建广资产战略投资深圳文思海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后来更名为深圳建广数科科技有限公司)。结合建广资产正在布局的SMART产业链,建广数科将为建广资产已投企业搭建以智能制造为核心的信息化管理平台,携手打造数字化创新解决方案的试点工程。此次战略合作将有效发挥互利协同效应,一方面提升建广资产已投企业精细化运作效率,同时帮助建广数科打开在智能制造尤其半导体领域的二次增长空间。

二、IDM、制造板块:

2015年,建广资产就从恩智浦剥离了功率半导体部门,与恩智浦合资成立了瑞能半导体,现在营收比其成立合资公司时已经翻倍,并将准备近期在国内证券市场上市,大幅改善了经营状况,给投资人以非常好的回报。

2017年,建广资产全资收购了从恩智浦剥离出来的安世半导体(Nexperia),这成为近几年我国产业资本在国际上金额最大(27.5亿美金)的半导体并购案例,也是最成功的案例。在拆分之前,作为恩智浦旗下的标准产品部,由于产品成熟、公司投入少,增长率仅在个位数徘徊。建广资产收购之后,2年营收增长50%,达到16亿美元。

2021年智路资本出资14亿美元收购全球最大的独立OLED、DDIC显示驱动芯片企业美格纳,包括了芯片设计团队及位于韩国的晶圆工厂,由于该项目尚未通过美国和韩国政府审批,至今还未交割。

三、封装测试板块:

2019年全资收购全球第三大汽车电子封测企业UTAC,收购前销售收入约7亿多美元,在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和中国东莞都有生产基地。据相关报道指出,智路资本收购后经过近两年的改造,UTAC在营收和净利润上都有了大幅改善,营业收入增长一倍超过15亿美元。智路资本希望通过装入优质资产,对接国内资源,将UTAC打造成为全球收入和利润都达到前五的半导体封测企业。

2021年初又完成了对PTI公司马来西亚Bumping资产的收购。

四、材料和设备板块:

2019年智路资本与香港上市公司ASM Pacific Technology Ltd.合资在滁州设立先进封装材料有限公司(AAMI)从事冲压式及蚀刻式引线框架材料研发生产。将成为国内最大的半导体封装材料生产基地。

2020年9月,建广资产联合产业投资人组织财团作为第一大股东,收购了全球领先的德国光电半导体自动化生产设备企业,标的企业生产的设备主要用于制造高精尖光电半导体元器件,包括200G以上高速通信光模块、大功率激光器、相机模组、汽车激光雷达等。该企业掌握的技术在光电半导体自动化组装和封装测试领域处于世界绝对领先水平,全球市场占有率近60%,客户覆盖了全球知名的光器件公司,包括英特尔(Intel)、菲尼萨(Finisar)、朗美通(Lumentum)、思科(Cisco)等半导体及通信行业巨头。该企业的核心技术优势与国内光电子产业的高速发展趋势结合,有可能在中国诞生一家世界级光电子及半导体自动化装备厂商。

2021年近日,又有报道说智路资本收购全球排名前四的半导体载具供应商ePAK,国内目前尚没有成熟的半导体载具供应商。中国目前的产业配套能力较弱,半导体载具行业跨国寡头垄断严重,国内尚无成熟的晶圆载具供应商。另外,ePAK产品与重组中的紫光集团长江存储、武汉新芯等制造工厂有很好的的协同效应,可加快产业链配套本土化。

 

 

五、传感器业务板块

2019年,智路资本与AMS(艾迈斯半导体)合资在荷兰设立睿感传感器有限公司(ScioSense),专注于MEMS传感器产品独立运营,其中智路资本占股51%,AMS占股49%。ScioSense总部位于荷兰埃因霍温和中国济南,同时在德国、意大利和上海设有研发设计中心。

2020年7月28日,智路资本整体收购西门子旗下高端压力传感器企业HubaControl(瑞士富巴)。融信产业联盟将睿感和富巴作为核心打造传感器产业生态。

2021年,智路资本还投资了国内领先的传感器企业矽睿科技。

可见,智路建广联合体打造的这五个板块贯穿了设计、制造、封装测试、材料设备、应用的半导体全产业链条,传感器板块又是根据应用在终端伴随物联网发展而形成的一个板块。

双方业务板块比较

阿里巴巴的五个业务板块业务主要是持续提升电商业务的长期核心竞争力及数字经济体价值,阿里巴巴集团被称作“阿里帝国”,如果收购紫光集团,将会为它的主业带来更多的延伸。

智路建广联合体产业集团的五个业务板块围绕半导体产业链及其应用,总的规模应该与紫光集团相当,重组紫光集团应该也是承担了巨大风险,只有举整个集团之全力才会把紫光项目做好。

显然两家机构是是两类风格截然不同的产业集团,参与紫光集团重组的方式、投入程度和投后管理模式也会有所不同。

IV.

那么面临债务重组的紫光集团,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机构呢?

紫光集团重组在产业方面既面临一个半导体集团解决巨额债务和半导体IDM存储企业自身发展和参与国际竞争的问题和半导体产业链上几个公司如何发展的微观问题、还有全产业链发展和布局的中观问题。

也要看到,紫光集团通过并购快速拥有了超过3000亿资产规模的同时,在半导体芯片和存储的技术方面,可以说是世界一流,跻身成为中国最大的半导体公司,还与英特尔、惠普、西数等公司形成战略合作,在中国、美国、法国、德国、新加坡等全球投资了建立超过60个研发中心,研究半导体芯片和存储技术。

紫光集团整体也与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比较相似,既有危、也有机,是中国半导体产业的一个缩影。

 

 

中国半导体产业将迎来黄金十年,同时也要做好长期艰苦的心理准备,紫光集团的半导体产业板块也面临着相似的境遇,伴随着中国半导体产业的黄金十年,也有快速发展的良好机遇,但是由于之前的并购之后没有有效整合、也没有融入行业产业链,除了资金危机之外,由于大部分是通过收购而来、收购后根本就没有进行整合与协同,长江存储是国家巨额投资、没有市场化运营、后续每年都面临巨额投资,同时这些业务单元在全产业链中的协同效应没有发挥,而且以长江存储为核心的几块业务都成了烫手山芋、失血严重,紫光集团虽然在半导体行业大和全布局,但经营能力不匹配,主要靠国家投入、圈地举债等方式获取资金,这种方式到到2020年无法持续下去,造成大面积债务违约,核心业务单元又面临美国的打压和限制。所以说,紫光集团半导体业务的发展与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历程有几分相似。

从上面的情况分析可以看出,紫光集团重组案需要重组机构有以下几个关键能力:

首先,由于紫光集团重组的主要难点在长江存储、紫光展锐、紫光国微为主的半导体业务领域,半导体是一个技术驱动型产业,更讲求长期积累和久久为功,需要团队专注于产品开发和运营而不能失之于浮躁,半导体行业发展有其客观规律,需要能够长期伴其成长的陪跑能力和工匠精神。

其次是半导体全产业链的持续经营能力,通过有效运营带来的持续经营性现金流,既能给企业输血、更重要的是能够让企业具备造血能力。

三、要组织好国内产业半导体产业链资源,因为紫光半导体业务的发展涉及到材料、设备、设计、制造、封装等全产业链条,不是仅仅在紫光集团内部就可以解决。

四、引进和吸收全球创新资源,并且帮助这些资源和国内市场有效融合,在目前的国内外政治、经济环境下,既要坚持自主发展、不被卡脖子,又要兼顾半导体产业的特色,能够站在国际视野带动企业参与国际竞争、融入国际产业链。

五、能够吸引和稳定住一批具备丰富的国际半导体行业经营管理经验的专业团队,能够与团队一起共同创业、共同发展。

六、通过经营改善,提高运营效率、提升经营绩效,对标国际半导体标杆企业关键指标、持续优化和提升,市场化打通资本与产业通道,能够以合理的杠杆水平和科学的资本结构持续融资。

如果阿里巴巴能够主导重组,希望阿里巴巴能够对半导体业务能够有足够的重视、配置足够的资源,把紫光集团的半导体业务做成第一业务板块。

如果智路建广能够主导重组,希望智路建广把紫光集团半导体业务与融信产业联盟已有的半导体业务布局能够互相协同,业务、团队和产业链都能高度融合,将整合紫光集团后的半导体业务整体作为自己的核心业务来发展、并且最好能够作为未来唯一的主营业务发展。

 

 

重组方同时也要认识到紫光集团重组的复杂程度,各债权人的债务问题解决不会是一次性和一蹴而就的,应该是分层次、分阶段完成,债权人层面、股东层面、公司业务层面的问题在时空上也会犬牙交错,需要极大的耐心及多个利益相关方的相互理解,不确定性将会是伴随重组的整个过程。产业优化、债务重整、资产重组三方面并行,债权人利益、股东权益、企业存续、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等几方面综合考虑,既要考虑重组紫光集团和优化整合紫光半导体业务问题 ,也要能够暂时牺牲短期和局部利益从产业层面考虑把控重组方和紫光集团整合后的产业方向和业务方向。

希望无论是阿里巴巴、还是智路建广,从微观上就是要通过市场化、国际化的经营方式使紫光集团的各业务单元良性发展,中观上解决好紫光集团的债务危机,宏观上,借此次重组紫光集团的契机要站在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角度,打造一个具备国际竞争力、市场化运营的半导体产业龙头集团;面临纷杂的国内外环境和各种不确定性都能够“初心如磐、奋楫笃行”,既打造出中国半导体产业的科技长城、也要在发展过程中、在现有半导体发展实践经验基础上探索出一条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创新发展之路。

关于 老虎财经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